<menuitem id="1p75v"><del id="1p75v"></del></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strike id="1p75v"><progress id="1p75v"></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menuitem>
<var id="1p75v"></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video id="1p75v"><menuitem id="1p75v"></menuitem></video></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長江商報 > 泓博醫藥IPO前分紅5762萬卻無錢還債   前五大客戶頻繁變動業績真實性存疑

泓博醫藥IPO前分紅5762萬卻無錢還債   前五大客戶頻繁變動業績真實性存疑

2021-08-30 07:29:59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明鴻澤

從新三板市場轉戰A股市場,大規模調整財務數據的上海泓博智源醫藥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泓博醫藥)備受質疑。

今年3月,泓博醫藥在深交所官網進行了預披露,立即受到廣泛質疑。根據最新版招股書,泓博醫藥對此前披露的數據進行了大規模調整,涉及資產、營業收入等諸多指標。如此大規模調整,其數據的真實性讓人起疑。

泓博醫藥主要從事包括藥物發現、工藝研究與開發以及商業化生產,產品品種較少。其前五大客戶變動十分頻繁,且關聯方躋身第二大客戶。而公司多年的第一大客戶,無論是向其銷售金額還是占比,均連年下降。

讓人不解的還有,為了融資,泓博醫藥抵押了部分設備及房產,債權為2000萬元。而在IPO之前,公司突擊向股東分紅5762萬元。

關聯方躋身第二大客戶

客戶群體穩定與否,是一家公司盈利能力能否持續的重要標志。泓博醫藥的客戶就極不穩定。

泓博醫藥的業務分為兩個板塊,除了對外提供研發技術服務外,還涉及商業化生產。公司采取以直銷為主的銷售模式,輔之以貿易模式,直銷模式占比超過90%。

近幾年,泓博醫藥的客戶集中度較高,但變動也十分頻繁。

2018年至2020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戶銷售的收入分別為6994.11萬元、12560.05萬元、11579.23萬元,占比分別為55.59%、51.22%、40.92%,2020年有較為明顯下降。

2018年,泓博醫藥的前五大客戶分別為Agios Pharmaceuticals,Inc.、KSQ Therapeutics, Inc.、Zafgen, Inc.、Dr.Reddy’s Laboratories Limited、Divis Laboratories Limited。與2017年相比,第二、四、五大客戶是全部是新增的。

一年之間,五大客戶三個退出,變動幅度之大可見一斑。

要命的是,這樣的變動在持續。2019年,泓博醫藥新增戶石藥集團中誠醫藥、MSN Organics Pvt Ltd.、Sun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Ltd.三大客戶。與此同時,又有三大客戶退出。

2020年,2019年的第二大客戶石藥集團中誠醫藥退出,新增Viva Star Biosciences Limited為第二大客戶,同時,新增Nuvalent Inc.、Dr.Reddy’s Laboratories Limited兩大客戶,MSN Organics Pvt 、KSQ Therapeutics Inc.均退出。其中,KSQ Therapeutics Inc.曾在2018年、2019年為泓博醫藥的第二、四大客戶。

從近三年的前五大客戶看,每年都有三大客戶退出。

對于前五大客戶頻繁變動現象,泓博醫藥稱,主要是客戶采購量減少、客戶項目計劃改變、市場需求下降等,只是,泓博醫藥的客戶需求如此多變實在讓人意外,難道其客戶的經營計劃也多變嗎?

Agios Pharmaceuticals,Inc.似乎是唯一不變的第一大客戶,2018年至2020年一直穩居泓博醫藥第一大客戶之位。不過,其在悄然之間有小變化。2018年,泓博醫藥向其銷售的金額為3918.95萬元,占公司銷售收入的比重為31.15%。2019年,向其銷售的金額為3811.03萬元,占比為15.54%。到了2020年,銷售金額進一步減少至3590.61萬元,占比繼續下降至12.69%。

2020年的第二大客戶中,頂替石藥集團中誠醫藥的是 Viva Star Biosciences Limited,公司向其銷售金額為2263.89萬元,占比為8%。而這家客戶是公司的關聯方,該客戶的董事鄧朗星同時為公司股東WEALTHVALUE的董事。且客戶的重要控制人陳譚慶芬系公司股東WEALTHVALUE的實際控制人CHAN Adriel Wenbwo的祖母,兩人存在近親屬關系。

客戶多變、關聯方成為第二大客戶,泓博醫藥經營業績的穩定性、真實性存疑。

凈利潤大起大落

事實也是如此,泓博醫藥的經營業績已經出現了大起大落現象。

2013年,泓博醫藥實現營業收入0.33億元,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為0.02億元。2014年至2017年,其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0.78億元、0.76億元、1.07億元、1.31億元,同比變動136.50%、-2.51%、41.16%、22.49%。對應的凈利潤分別為0.14億元、0.06億元、0.14億元、0.12億元,同比變動464.87%、-55.57%、118.24%、-9.87%。

2018年至2020年,本次IPO期間,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26億元、2.45億元、2.83億元,同比變動-6.60%、94.89%、15.41%。對應的凈利潤為0.09億元、0.47億元、0.49億元,同比變動-53.91%、414.68%、3.04%?鄢墙洺P該p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分別為0.06億元、0.43億元、0.45億元,同比變動-49.11%、637.70%、3.86%。

近三年,無論是營業收入、還是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均實現了暴增暴降的現象,這說明公司盈利能力極不穩定。這一趨勢,是否會延續,同樣具有不確定性。

上述數據顯示,2014年以來,泓博醫藥的經營業績波動頻繁。在招股書中,公司對2020年的業績情況進行了解釋。公司稱,其商業化生產業務海外客戶主要處于印度和歐洲地區。自2020年第三季度以來,上述地區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使得公司部分客戶訂單數量不及預期。

按照泓博醫藥的說法,2020年上半年,海外業務并未受到多大影響。

泓博醫藥的收入主要來自海外。去年下半年以來,海外疫情持續,這是否意味著今年上半年,泓博醫藥的經營業績較為糟糕?目前,尚未見公司對此進行披露。

泓博醫藥曾在新三板掛牌,2020年12月15日摘牌,三個月后就向深交所遞交了上市申請,并進行預披露。由于招股書披露的數據與在新三板掛牌時年報披露的數據打架,市場反響強烈,于是,公司對相關數據進行了調整。

在8月20日更新的招股書中,泓博醫藥稱,2017年、2018年因會計差錯更正,公司對財務報表部分科目進行了調整。公司發現上述信息披露差異時已在股轉系統終止掛牌,故未在股轉系統進行更正披露。本次調整能夠更加準確的反映公司實際財務狀況和經營業績。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泓博醫藥對資產、負債、所有者權益、營業收入、凈利潤等均進行了調整。其中,2017年調減凈利潤-774.97萬元,2018年調增凈利潤138.18萬元。

2018年,泓博醫藥進入IPO關鍵期。

為何會連續兩年出現會計差錯更正?究竟是真的差錯需要更正,還是為了IPO而進行利潤調節?

研發費率連續兩年下降

作為一家提供研發技術服務為主業的企業,泓博醫藥的研發投入并不突出。

根據招股書,泓博醫藥是一家新藥研發以及商業化生產一站式綜合服務商,致力于藥物發現、制藥工藝的研究開發以及原料藥中間體的商業化生產。公司立足新藥物研發產業鏈中的關鍵環節,構建涵蓋藥物發現、工藝研究與開發的綜合性技術服務平臺以及新藥關鍵中間體和自主產品生產的商業化生產平臺。

在研發投入方面,泓博醫藥表現不佳。2018年至2020年,泓博醫藥的研發費用分別為656.61萬元、1055.20萬元、1183.00萬元,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重為5.22%、4.30%、4.18%。

與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相比,除了研發費用率較高的皓元醫藥和較低的康龍化成外,近三年,凱萊英、藥石科技、美迪西的年度研發費率在7%左右。實際上,近三年,行業研發費率的平均值分別為7.14%、7.84%、7.28%。

對比發現,泓博醫藥的研發費率遠低于行業平均水平。

泓博醫藥稱,2018年,公司研發費用率與可比公司平均水平接近。2019年及2020 年,公司研發投入金額持續加大,但收入規模增長更快,因此研發費用率有所下降。

實際上,泓博醫藥所稱的2018年研發費率接近行業平均水平,實際上還差近2個百分點。

除了研發,在經營過程中,泓博醫藥還有“黑歷史”。其重要子公司開原泓博主營業務為原料藥中間體的研發、生產與銷售,曾發生過2起非重大環保處罰以及1起一般安全生產事故,合計處罰金額為51.20萬元。此外,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的安榮昌還曾卷入環保官員貪污受賄案,涉案金額2015萬元。

針對實際控制人涉及官員貪腐,泓博醫藥稱,是涉案官員索賄,并非實際控制人行賄,目前,實際控制人安榮昌及公司均未被司法機關就此事進行調查。

本次IPO,泓博醫藥擬募資4.77億元,其中0.90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值得一提的是,泓博醫藥曾為向銀行融資將研發設備、房產抵押給銀行,涉及的金額為2000萬元。而近一年內,公司通過增資引進了外部股東。照此,公司應該有償債能力。

奇怪的是,趕在去年最后一天,公司沒有去還債,而是大舉派發紅利,一次性派發紅利5762.33萬元。而在當年,公司凈利潤為4869.14萬元,一年的凈利潤還不夠本次分紅。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