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1p75v"><del id="1p75v"></del></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strike id="1p75v"><progress id="1p75v"></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menuitem>
<var id="1p75v"></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video id="1p75v"><menuitem id="1p75v"></menuitem></video></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長江商報 > 第四范式沖擊IPO三年半虧30.3億   市場競爭激烈銷售費率達30%

第四范式沖擊IPO三年半虧30.3億   市場競爭激烈銷售費率達30%

2021-08-23 07:23:48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張璐

AI行業又一個細分市場龍頭要闖關IPO了。

日前,AI平臺公司北京第四范式智能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第四范式”)向港交所主板提交上市申請,高盛、中金公司為聯席保薦人。這也是繼曠視科技之后第二家選擇赴港上市的AI公司。

據了解,在細分市場上,第四范式是決策類AI(人工智能)企業的代表。根據灼識諮詢的報告,2020年,按收入計,該公司是中國最大的以平臺為中心的決策類人工智能提供商。

從2014年成立以來,第四范式不斷獲得知名資本加持,成為第一家被五大國有銀行聯合投資的AI公司。不過,在AI企業普遍巨虧的情況下,其也難逃虧損命運,最近三年半時間累計虧損30.27億元。

事實上,相比虧損,第四范式更大的考驗是面臨來自BAT等成熟科技公司的競爭,這些對手具備雄厚財力、先進技術能力及廣闊的分銷渠道。

當融資換血越來越難,夾縫中求生的第四范式盈利是否遙遙無期?對于上市后的計劃以及未來如何突破盈利難關,上周,長江商報記者向第四范式發送采訪函,截至發稿對方尚未回復。

研發成本占營收七成尚難盈利

資料顯示,第四范式成立于2014年,是人工智能平臺與技術服務提供商之一,主要商業模式是向金融、零售、制造、醫療、能源、互聯網等領域的企業,提供人工智能解決方案,協助相關公司落地人工智能項目。

自成立以來,第四范式便頻頻成為資本的寵兒。截至目前,第四范式已累計完成11輪融資,估值早已超過百億。并且,第四范式還成為了第一家由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中國建設銀行等五大國有銀行投資的初創公司。

根據招股書,于2020年,第四范式服務了47家財富世界500強企業及公眾上市公司(即公司的標桿用戶)。2019年及2020年,標桿用戶的凈收入擴張率分別為250%及167%。

隨著用戶群擴大及用戶支出增加,第四范式營收規模逐年大幅增長,招股書顯示,2018-2020年其營收分別為1.28億元、4.60億元、9.42億元;2021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為7.88億元,已接近2020年全年水平。2019年及2020年的全年營收同比增幅分別為259.7%、105.0%。

盡管營收逐年增長,但第四范式仍處在虧損中。2018-2020年,第四范式虧損凈額分別為3.72億元、7.18億元、7.5億元,2021上半年虧損擴大至11.87億元,三年半時間累計虧損30.27億元。

今年上半年,在營收接近去年全年的情況下,虧損額卻遠超去年全年。不過,從調整后的利潤數據看,如果剔除以股份為基礎的薪酬支付,報告期第四范式經調整經營虧損分別為2.13億元、3.18億元、3.86億元和2.53億元,合計為11.7億元。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由于仍然處于商業化的相對初期階段,研發支出是第四范式虧損的最主要原因。根據招股書,第四范式所有支出中,研發支出占比最大。

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第四范式分別投入了1.93億元、4.16億元、5.66億元及5.78億元的研發成本,占同期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51.2%、90.6%、60.0%及73.4%。截至2021年6月30日,第四范式共有1317名員工,其中,研發人員929人,占比達70%,銷售營銷人員和行政人員各分別占比15%。

毛利率方面,第四范式整體毛利率從2018年的42.7%增至2019年的43.5%,并于2020年進一步增至45.6%,在AI行業處于平均水平。

事實上,除了第四范式,依圖科技、曠視科技等AI企業均面臨著過度燒錢,“盈利時間表”未知的情況。以依圖科技為例,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依圖科技的凈虧損分別為11.66億元、11.61億元、36.42億元與12.99億元,合計虧損72.68億元。

有業內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從業務模式而言,第四范式正在進入越來越廣闊的領域,有其落地場景,但是未來能否實現自我造血,或許才是關鍵所在!

“燒錢”搶市場三年半投7億營銷

除了研發外,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第四范式的銷售成本和營銷成本也相對較高。

招股書顯示,2018-2020年,第四范式的銷售及營銷開支在不斷擴大,分別為0.967億元、1.36億元和2.48億元,今年上半年達到2.37億元,接近上年全年的水平,三年半合計達7.18億元。除去2018年占據第四范式營收的比例高達75%外,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第四范式的銷售費用率都保持在30%左右浮動。

銷售費用高企,第四范式“燒錢”搶市場的背后其實還是看中了人工智能這個風口。第四范式在招股書中引用灼識咨詢報告表示,中國市場存在對人工智能解決方案的巨大需求。這份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人工智能支出達到1280億元,預計于2025年將增長至6095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為36.6%。

具體細分,中國人工智能行業可按照應用領域分為四大類別:決策類人工智能、視覺人工智能、語音及語義人工智能和人工智能機器人。這四類中,決策類AI有望成為增長最快的類別。2020年,中國決策類人工智能市場的支出規模達到268億元,預計2025年將增長至1847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為47.1%。

從招股書透露的信息來看,第四范式擴張的戰略是,先抓住特定行業的龍頭企業,摸索出該領域企業人工智能實施的標準,使影響力擴大至該行業的其他用戶,F在第四范式已經進入了零售、制造、能源與電力、電信及醫療保健等行業。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6月底,第四范式宣布與A股萬億巨頭寧德時代達成合作,要將AI決策能力注入到寧德時代生產制造的各環節中,共同推動制造行業加速向智能制造轉型發展。業內表示,此次與寧德時代的合作,相當于拓寬了第四范式的服務領域,同時也給企業帶來了大量現金流支撐運轉。

不過,第四范式以機器學習為核心技術,把大數據變成具備決策能力應用的過程中,同樣也面臨來自有關隱私及數據保護方面,復雜且不斷變化的法律法規的約束。此前,云從科技和曠視科技在上交所的問詢函當中,也都被問及數據合規問題,足可見當下對于人工智能企業而言,數據安全的重要性。

同時,第四范式還面臨來自各方選手的競爭,包括垂直領域內的頭部企業、綜合互聯網公司等。第四范式在招股書中提醒,倘若公司無法成功競爭,或須花費高昂成本才能成功應對競爭對手的行動,則公司的業務、財務狀況及經營業績可能會受到不利影響。

視覺中國圖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