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1p75v"><del id="1p75v"></del></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strike id="1p75v"><progress id="1p75v"></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menuitem>
<var id="1p75v"></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video id="1p75v"><menuitem id="1p75v"></menuitem></video></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長江商報 > 恒威電池再闖IPO關鍵期凈利或掉鏈   汪劍平家族持股超93%曾占用資金5億

恒威電池再闖IPO關鍵期凈利或掉鏈   汪劍平家族持股超93%曾占用資金5億

2021-08-16 08:07:36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明鴻澤

時隔三年再戰IPO,浙江恒威電池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恒威電池)舊疾復發。

2017年,恒威電池首次闖關IPO,但在2018年3月,公司主動撤回上市申請文件,原因是業績滑坡。

這一次,恒威電池IPO依舊很懸。近三年,公司經營業績快速增長,但公司預計,今年三季度的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可能會出現下降。

恒威電池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業,家族成員合計持有公司93.11%股份。2017年前后,家族成員先后向恒威電池拆借資金高達4.96億元。

恒威電池主要生產鋅錳電池,即堿性電池和碳性電池,本次擬通過IPO募資進行大舉擴產。令人擔憂的是,恒威電池碳性電池產能利用率不高,擴產后的產能消化將成難題。

在全球市場上,金霸王、松下等國際巨頭占據鋅錳電池主導地位,恒威電池是一家貼牌生產商,境外銷售收入占比超過90%。在國際貿易環境日趨復雜情況下,公司海外銷售的不確定性增大。

前三季度凈利潤預降

正處于IPO關鍵期,恒威電池的經營業績或再次變臉,成為其IPO障礙。

這是恒威電池第二次IPO,前次IPO為2017年。

證監會官網顯示,2017年12月12日,恒威電池向證監會報送了上市申請文件,并進行預披露。當時,公司計劃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主板上市。

然而,2018年3月12日,僅過三個月,恒威電池向證監會撤回了上市申請文件,令市場頗為詫異。

近兩年,資本市場深化改革持續推進,A股市場發生了較大變化,上交所設立科創板,創業板推行注冊制,IPO持續常態化。

2020年10月12日,首次IPO終止兩年后,恒威電池再次向A股市場發起沖刺。這一次,上市目的地是創業板。

有意思的是,首次IPO失敗,時任的財務總監、董秘楊菊辭職。2020年,公司再戰IPO,又將楊菊請回,讓其“官復原職”。

在最新披露的招股書中,針對此前預披露才三個月就終止IPO的異常行為,恒威電池解釋稱,前次申報報告期內業績波動及自身發展戰略調整,經過保薦人與公司及其他中介機構深入溝通,決定撤回前次首發上市申請文件。

根據恒威電池解釋,前次IPO終止的原因是業績波動。事實確實如此,2014年至2017年6月,公司實現的凈利潤分別為4979.74萬元、6705.52萬元、6076.25萬元、2515.45萬元,2015年較2014年大幅增長,2016年出現下降。當時,公司預計2017年會出現較大幅度下降。

根據最新招股書,2017年全年,恒威電池實現的凈利潤為4820.47萬元,較2016年出現明顯滑坡。

對于本次IPO,恒威電池稱,前次撤回涉及的相關問題已得到解決,前次申請首次公開發行終止審查不會對公司本次發行上市申請造成實質性影響。

2018年至2020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16億元、3.22億元、4.86億元,對應的凈利潤為0.59億元、0.65億元、0.96億元。這三年,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均表現為穩步增長,其中,2020年,二者的同比增速分別為50.84%、47.80%,有加速增長跡象。

今年上半年,恒威電池實現營業收入2.41億元、凈利潤4248.34萬元,同比分別增長32.14%、21.25%,不過,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4005.55萬元,同比增速僅為8.90%。

公司預計,今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為3.80億元至4.30億元,同比增長8.05%至 22.27%,凈利潤為6400萬元至7400萬元,同比變動-4.37%至10.57%,扣非凈利潤6200萬元至7200萬元,同比變動-7.19%至7.78%。如果這一趨勢延續,預計全年業績有較為明顯下降。

去年10月12日遞交上市申請并進行披露,目前,恒威電池已經完成了三輪問詢。如果業績變臉,或將影響其IPO進程。

IPO前忙分紅實控人分走超90%紅利

實際控制人對公司控制度頗高,也是恒威電池的一大風險。

恒威電池創立于1999年1月,由朱墨農、汪劍平、錢其美共同出資設立,設立時注冊資本86萬元。其中,朱墨農系汪劍平之母。

目前,恒威電池法定代表人為汪劍平,實際控制人汪劍平家族6人,即汪劍平、徐燕云、汪驍陽、汪劍紅、傅慶華、傅煜。汪劍平與徐燕云為夫妻關系,其子為汪驍陽。汪劍紅為汪劍平之妹,汪劍紅與傅慶華為夫妻關系,其子為傅煜。汪劍平家族直接間接合計持有恒威電池93.11%股份,為其共同實際控制人。

作為一家典型的家族公司,不僅僅是持股比例高,家族成員還控制著董事會、管理層。

恒威電池董事會有7名成員,除了3名獨立董事外,4名非獨立董事中,家族成員汪劍平、汪劍紅各占一名,其中,汪劍平擔任公司董事長。

恒威電池的高管層有4名成員,即1名總經理、2名副總經理、1名財務總監,這四個職位中,汪劍平出任總經理,傅慶華擔任副總經理,家族成員也占了2名。

家族企業極易出現關聯交易、占用上市公司資金、侵害中小股東利益的現象。

在恒威電池身上,曾經頻繁發生關聯方占用其資金行為。

招股書顯示,2014年至2016年,朱墨農曾占用恒威電池資金高達4.21億元(含2014年前未償還部分)。汪劍平、汪劍紅、徐燕云也曾分別占用資金0.23億元、0.52億元、0.20億元。這三年,汪劍平家族占用的資金合計為4.96億元。期間,朱墨農還向恒威電池的供應商提供2000萬元借款。

此外,備受詬病的是,恒威電池IPO之前,實控人家族忙著分紅。

2017年度-2020年度,恒威電池向股東派發股利金額分別為1.35億元、2250萬元、5250萬元、5850萬元,合計2.69億元?鄢齻稅后,全體股東實收現金分紅分別為1.23億元、2040.12萬元、4760.28萬元、5304.31萬元,合計2.44億元。

2016年底,恒威電池未分配利潤2.16億元,2020年底為0.90億元。

本次IPO,公司擬募資4.33億元,其中擬將0.60億元補充流動資金。

大舉分紅后,再募資補充流動資金,恒威電池的操作無疑有圈錢之嫌。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分紅,實控人家族合計分得稅后紅利2.27億元,占比超90%。

產能利用率不高仍大舉擴產

恒威電池大規模擴產也讓市場為之擔憂。

招股書顯示,恒威電池主營業務為專業從事高性能環保鋅錳電池的研發、生產及銷售,主要產品分為LR03、LR6系列堿性電池及R03、R6系列碳性電池。

公司稱,其產品廣泛應用于小型家用電器、新型消費類電器、無線安防設備、智能家居用品、戶外電子設備、無線通訊設備、醫療電子儀器、電動玩具、數碼產品、移動照明等民用、工業領域。經過二十多年潛心研發和探索,公司已成長為一家擁有先進制造設備及核心生產技術,綜合實力居行業前列的鋅錳電池生產商,產品主要電性能超過IEC及國家標準50%以上。

不過,恒威電池并不具有自主品牌,而是貼牌。公司產品超過90%出口至歐洲、北美、日韓等發達國家和地區;诖,公司與多家國際商業連鎖企業、知名品牌運營商及大型貿易商建立起了長期穩定合作關系,主要客戶包括Dollar Tree、Strand、Bexel、Daiso、ICA、Migros等。同時,公司通過Li & Fung、Kanematsu、HW-USA等貿易商將部分產品銷售給7-Eleven、Lawson、Wegmans等終端渠道。

近年來,國際貿易環境日趨復雜,貿易摩擦不斷,高度依賴境外市場的恒威電池將面臨較大風險。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國市場,恒威電池依賴主要客戶貿易商HW-USA進行市場開拓。從2008年開始,恒威電池與之開展合作,恒威電池給予的條件較為優惠,包括賬期,最長的為船期后120天。此外,恒威電池在美國自行開發客戶,需要向HW-USA支付客戶維護費。

備受關注的是,本次IPO,恒威電池擬募資4.33億元,其中,2.96億元募資用于高性能環保電池新建及智能化改造項目。項目達產后,公司將新增堿性電池年產能3.78 億支、碳性電池年產能4.43億支。

屆時,公司將形成年產12.48億支高性能環保堿性電池、10.64億支環保碳性電池的生產能力。

恒威電池現有堿性電池產能8.70億支、碳性電池6.20億支。2018年至2020年,恒威電池碳性電池產能利用率57.22%、48.43%、78.82%,產能利用率并不高。

大幅擴充產能,未來,恒威電池或將面臨產能消化難題。

此外,去年以來,同行業公司紛紛擴產,鋅錳電池市場競爭將更為激烈,尤其是堿性電池市場,恒威電池能否在競爭中充分釋放競爭力,具有較大不確定性。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