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1p75v"><del id="1p75v"></del></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strike id="1p75v"><progress id="1p75v"></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menuitem>
<var id="1p75v"></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video id="1p75v"><menuitem id="1p75v"></menuitem></video></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長江商報 > 千億房企藍光發展陷流動性危機人事持續震蕩   本息已逾期45億賬面可用資金僅2億

千億房企藍光發展陷流動性危機人事持續震蕩   本息已逾期45億賬面可用資金僅2億

2021-07-26 07:19:52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趙潔

曾被外界稱為川籍“地產一哥”的千億房企藍光發展(600466.SH),遭遇流動性危機,資金鏈多次暴雷。

近日,藍光發展發布公告稱,截至2021年7月12日,藍光發展累計到期未能償還的債務本息合計45.44億元。與此同時,今年7月以來,境內多家評級機構大幅下調藍光發展的信用等級。

而藍光現在手中可以動用的資金,相對于已到期債務,只是杯水車薪。截至2021年6月30日,藍光發展的貨幣資金余額為110.16億元,其中可自由動用資金為2.07億元。

從其2020年的年報和2021年一季報披露的數據中可以發現,有息債務分別為780.25億元和790.6億元。而應付票據分別為59.77億元和78.45億元。

雪上加霜的是,藍光發展在關鍵時刻發生人事震蕩,繼張巧龍、王萬峰離職之后,四川藍光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總裁遲峰在7月5日宣布辭職。

債務高企,面臨流動性危機

7月13日,藍光發展發布公告稱,近期,公司及下屬子公司新增到期未能償還的債務本息金額為20.60億元,包括銀行貸款、信托貸款、債務融資工具等債務形式(包含公司未能于2021年7月11日償付的中票本息金額9.675億元)。

公告顯示,截至2021年7月12日,藍光發展累計到期未能償還的債務本息合計45.44億元,目前該公司正在與上述涉及的金融機構積極協調解決方案。

對于債務逾期的原因,藍光發展方面稱,因受宏觀經濟環境、行業環境、融資環境疊加影響,自2020年末至今,公司公開市場再融資受阻,經營性現金流回速放緩,公司流動性出現階段性緊張,加之部分金融機構提前宣布到期,導致公司出現部分債務未能如期償還的情況。

債務高壓下,藍光發展目前可動用的貨幣資金有限。據7月9日藍光發展公告顯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藍光發展貨幣資金余額為110.16億元,其中,可自由動用資金僅為2.07億元。

因償債壓力巨大,藍光發展決定延緩實施2020年度利潤分配方案。藍光發展2020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3.02億元,母公司累計未分配利潤為16.61億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期末可供分配利潤為16.61億元。對此,上交所發監管函,要求藍光發展盡快完成利潤分配。

在此背景下,今年7月以來,境內多家評級機構大幅下調藍光發展的信用等級。5月起,自穆迪下調藍光評級始,大公、中誠信國際、標普、東方金誠等評級機構持續下調藍光評級,外部融資受限和評級下調的惡性循環開啟。截至7月14日,大公將四川藍光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主體信用等級調整為C;標普全球評級將藍光發展的長期主體信用評級從“CCC-”下調至“D”。

中誠信國際認為,公司2021年內約有45億元境內債券(含權計算)到期,其中27億元債券將于7月到期或回售,而公司目前可動用貨幣資金有限,從下屬項目公司調配資金用于償付本部債務的可能性很小,流動性壓力很大。

高層動蕩,出售資產“自救”

債務違約只是藍光面臨問題的一個切面,進入2021年以來,藍光發展的負面消息不斷。包括非標逾期、撤離上?偛、高層動蕩、股權被凍結等問題接踵而來。

7月5日,藍光發展公告,總裁遲峰及首席財務官歐俊明辭職,原因均為“公司整體安排”。在華潤置地任職長達20年的遲峰,在藍光任職僅一年半。

事實上,在CEO遲峰宣布離職之前,6月4日,藍光發展宣布公司董事長楊鏗辭去公司董事長職務,公司董事會改選楊武正為董事長。這意味著,楊鏗將其26歲的次子楊武正推向了前臺。

一年多來,藍光管理層人事動蕩。2020年4月,張巧龍請辭副董事長兼總裁;同一時間段,王萬峰請辭副總裁;2020年11月,孟宏偉請辭董事一職;2021年2月,藍光發展常務副總裁兼首席運營官余馳,在藍光干了12年的老將也宣布離職;2021年4月,同為藍光老將的投資副總裁何劍標離職。

今年6月以來,藍光發展控股股東所持公司股份因股票質押出現違約而被陸續司法凍結,同時,該公司所持核心子公司藍光和駿股份被平安不動產旗下投資公司申請司法凍結以做財產保全。

在一系列負面消息下,藍光發展開始出售資產“自救”,加速資金回籠。去年10月,藍光發展、藍迪共享已將其持有的成都迪康藥業100%股份轉移至漢商集團及其子公司漢商大健康名下,交易作價為9億元。今年初,將藍光嘉寶服務64.6203%股份轉讓給碧桂園服務下屬全資子公司碧桂園物業香港,交易總價為48.465億元。

5月下旬,藍光旗下的無錫和駿房地產有限公司53.17%股權轉讓給常州萬科,資產包中四個項目對應的權益拿地金額總額可能約在30-35億元左右;6月下旬,藍光溫州新藍置業有限公司被萬科并購100%股權,資產包內涉及20.65億元的寧波海曙地塊;6月30日,藍光發展向萬科出售位于石家莊和重慶的兩處項目,成交對價約為5億-6億元。

“在陷入債務危機后,公司雖多次出售資產自救,但受資產質量、處理周期需求、各方利益訴求不一致、核心控股平臺公司股權被凍結等多方面因素影響,債務集中到期壓力依然較大,后續的資產處理和債務償還過程仍需進一步關注!敝薪鹱C券在研報中表示。

高溢價拿地擴張顯遺患

2015年,藍光發展完成借殼迪康藥業上市,并構建起生命健康、文旅、教育、互聯網、智能等多元化的產業布局。

2009年,藍光發展啟動全國化布局,2016年銷售額從183.7億元上升到339.1億元,隨著2017年楊鏗提出沖刺千億銷售額計劃,這一數據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別快速增長至582億元、855.39億元。

2019年是藍光發展重要的一年。2019年10月,藍光發展旗下藍光嘉寶服務在港交所主板掛牌上市,構筑起“A+H股”雙資本平臺。同年,藍光發展銷售額首次超過千億,正式邁入“千億俱樂部”。

高速發展擴張的背后是強大的土儲支撐,近幾年藍光拿地迅速攀升。該公司財報顯示,2015年至2020年,藍光發展拿地數分別為15宗、18宗、31宗、85宗、48宗、60宗。

近年為了實現全國化和千億目標,藍光大舉擴張,頻繁高溢價拿地。2015年,藍光以123.68%的溢價率力克諸如萬科、保利、招商等16家房企在合肥高新區拿地;2016年,藍光發展以9.97億元在青島拿地,溢價率高達204%。

2020年,藍光高溢價拿地的情況更是明顯。4月初以8.47億元的總價競得河南南陽一宗地塊,溢價率122.9%;4月末,藍光再以總價8.55億元、85%的溢價率拿下安徽阜陽的一幅宅地;隨后的5月、6月,藍光在河南南陽、信陽分別以150.65%、148.54%的溢價率補充了土儲;同年8月,藍光百輪激戰擊敗央企中海,首進石家莊,溢價率達到99%。

Wind數據顯示,2020年藍光發展公布溢價率的52幅土地中,超過30%的有37幅,其中有21幅超過50%,5幅超過100%。

為了配合大舉拿地高速擴張戰略,藍光啟用多種高成本的融資渠道,導致融資成本居高不下。2016年時,剛上市不久的藍光平均融資成本高達9.06%,2019年成為千億房企以后,公司融資成本仍然高達8.65%。2020年該數值稍微下降至8.2%,但仍在行業中處于相對高位。

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3月末,藍光發展的總資產為2664億元,總負債為2194億元,資產負債比率達到82.35%。有息負債總額達到790億元,短期有息負債達到338億元,同期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僅263億元。

對于目前的困境,藍光發展表示,公司正全力協調各方積極籌措資金,希望在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金融監管機構的積極協調下,制定短中長期綜合化解方案,積極解決當前問題。

視覺中國圖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