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1p75v"><del id="1p75v"></del></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strike id="1p75v"><progress id="1p75v"></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menuitem>
<var id="1p75v"></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video id="1p75v"><menuitem id="1p75v"></menuitem></video></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長江商報 > 都市麗人對賭復星險勝因存貨累虧14億 郭廣昌攜5億入股成二股東三年浮虧2.67億

都市麗人對賭復星險勝因存貨累虧14億 郭廣昌攜5億入股成二股東三年浮虧2.67億

2021-07-05 07:00:56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金度

拿著郭廣昌的6億港元,都市麗人看似穩住了陣腳,卻輸了未來。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2017年,復星集團成為都市麗人(02298.HK)的二股東,雙方對2017年和2018年的業績進行了對賭。

盡管都市麗人完成了業績承諾,但公司存貨高企,成為2019年和2020年累計虧損14.16億元的核心原因。

2020年,都市麗人董事長鄭耀南被迫進行“二次創業”。然而,公司每年都會公布的門店數量,在2020年年報中卻成了“商業機密”,羞于示人。

二級市場上,都市麗人成了一只“準仙股”,截至7月2日,都市麗人每股股價僅1.17元,復星國際董事長郭廣昌3年前帶來的5億元,如今已浮虧2.67億元。

利潤下滑,走上“找錢”之路

都市麗人成立于1998年,是首家快時尚內衣品牌,主營文胸、內褲、睡衣及家居服等產品。

2014年6月,都市麗人赴港上市,成為內衣第一股。上市年中,公司收入達40.08億元,同比增長37.4%;權益持有人應占利潤達4.25億元,同比增長54.8%。

截至2014年12月31日,都市麗人零售網路擁有約7026間門店,其中約6049間門店是加盟店,約977間是自營店。

早在2012年,都市麗人董事長鄭耀南對外表示,公司將啟動“萬店計劃”,預計到2015年,門店數量從近4000家擴張到8000家,沖刺百億銷售額。

截至2015年12月31日,都市麗人的分銷網絡包括8058家零售店,其中6937家為加盟店,1121家為自營店(不計及收購品牌的分銷網絡)。其中,2015年,公司凈增加1032家零售店(不包括收購品牌之門店),包括888家加盟店、144家自營店。

門店數量拿了“滿分”,但都市麗人的業績卻“不及格”。2015年,公司收入達49.53億元,同比增長23.6%;權益持有人應占利潤達6.89億元,同比增長19.8%。

然而,2016年,都市麗人業績大幅下滑,公司將其歸因于“中國內地貼身衣物行業的結構性調整”。這年,公司關閉多家虧損門店,而門店凈總數下降了958家,擁有分銷網絡包括7651家門店,其中1523家自營店、6128家為加盟店。

同年,都市麗人收入達45.12億元,同比下降8.9%;權益持有人應占利潤達2.42億元,同比下滑55.2%。

更為難堪的是,根據財報,都市麗人2016年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為-693萬元,而2015年為4.03億元。由此,都市麗人走上“找錢”之路。

存貨高企,減值撥備7.38億

都市麗人危急時刻,郭廣昌“入場”。

2017年5月,都市麗人公告稱,公司將向復星國際全資子公司以2.5港元、9.17%的溢價配股6億港元(約5億元人民幣)。交易完成后,復星將成為都市麗人二股東,也是戰略性股東。

截至2020年末,復星國際持有都市麗人10.67%股權,郭廣昌受控制法團權益達10.67%。

復星還與都市麗人的四個大股東簽署了一項業績對賭協議,要求都市麗人2017年營收同比增長不低于3%,2018年不低于6%,或是與2016年相比,2018年增長不低于9.18%。同時,都市麗人利潤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2017年同比增長不低于20%,2018年不低于15%,或是較2016年相比2018年增長不低于38%。

作為對賭條件,如果都市麗人沒有“達標”,則要向復星賠償1億元港幣。

2017年,都市麗人的收入和利潤分別為45.42億元和3.17億元,分別同比增長0.7%和31%,其中收入增幅未能達標。

2018年,都市麗人的收入和利潤分別為50.96億元和3.78億元,分別增長12.2%和19.3%,兩年合計的業績達標。

數據顯示,2017年和2018年,都市麗人分銷網路分別擁有7181間門店和7305間門店,其中自營門店分別為1290間和1406間,加盟門店分別為5891間和5899間。

對于2018年業績大幅增長,都市麗人表示,主要由于加盟店及自營店數目增加,帶動已售產品銷量上升,再加上零售網絡經營效率提升以及網絡銷售平臺業績有所增長。

不過,很明顯的是,都市麗人店面數量均不如復星成為股東前的水平,鄭耀南提出的“萬店計劃”成了奢望。

而且,高增長下,都市麗人已埋下隱患,2016年至2018年,公司存貨分別為11.51億元、11.12億元和11.65億元。

完成了對賭協議,2019年,都市麗人再也“撐不住”了,當年實現收入40.82億元,同比下滑19.91%;利潤為虧損12.98億元。此外,公司毛利率僅為22.6%,而2018年毛利率為41.7%。

財報顯示,由于零售市場轉差及在2019年下半年推廣銷售舊產品有實際困難,基于以不同渠道按折扣價出售舊產品的新策略,都市麗人提取存貨減值撥備約7.38億元。

這一年,都市麗人的分銷網絡減少至5970家門店,其中1269家自營門店,4701家加盟門店。

二次創業,門店數量成機密

業績急轉直下,都市麗人也在總結。

鄭耀南認為,過去快速的網路擴張促使本集團獲得成功,取得市場領導地位。然而,公司各個加盟商的零售和補貨能力良莠不齊,加上國內貼身衣物市場的銷售渠道多元化、產品質量及產品組合方面的結構性調整導致本集團的直營店及加盟店存貨囤積。

此外,鄭耀南還表示,都市麗人先前采用的若干業務策略(例如專注于快時尚性感的貼身衣物產品)未能滿足大部分女性消費者對實用、功能和性價比較高的產品之需求。因此,門店的生產力及盈利能力受到不利影響,并使到本集團以及其加盟商的財務狀況轉弱。

2020年下半年,都市麗人開啟“二次創業”、回歸“實用品牌”,業績有所回升。整個2020年,公司的收入和利潤分別為30.57億元和虧損1.18億元。

這也就表示,都市麗人完成了與郭廣昌的業績對賭后,連續兩年虧損合計達14.16億元。

2020年半年報顯示,都市麗人的分銷網絡包括5457家門店,其中1032家自營門店,4425家加盟門店。

然而,都市麗人每年都會公布的門店數量,在2020年年報中卻成了“商業機密”,秘而不宣。

在都市麗人的官方網站上,公司介紹,在全國擁有近6000家零售門店,其中直營店占14%、加盟店占86%。

即便是按照6000家計算,都市麗人的直營店有840家,與2020年上半年的1032家比大幅減少。

不過,2020年,都市麗人的經營活動所得現金流凈額為5.55億元,去年同期則為-2.48億元。而且,公司毛利率在疫情影響下逆勢增長了26.2%,上升至48.8%,為上市以來最高值。

二級市場上,截至7月2日,都市麗人每股股價僅1.17元,是名副其實的“準仙股”。

這也就表示,復星成為都市麗人戰略性股東后,已浮虧3.2億港元(2.67億元人民幣)。

長江商報記者 黃聰 攝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