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1p75v"><del id="1p75v"></del></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strike id="1p75v"><progress id="1p75v"></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menuitem>
<var id="1p75v"></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video id="1p75v"><menuitem id="1p75v"></menuitem></video></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長江商報 > 亞虹醫藥突增28名股東“入股價格”相差18倍   兩款核心產品尚未商業化前景堪憂

亞虹醫藥突增28名股東“入股價格”相差18倍   兩款核心產品尚未商業化前景堪憂

2021-07-05 07:00:56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明鴻澤

全球化創新藥公司江蘇亞虹醫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亞虹醫藥)正在沖擊A股科創板,可能會存在變數。

成立于2010年的亞虹醫藥,截至目前,尚無產品銷售,沒有形成收入。但是,新藥研發投入不少,因此,公司仍處于虧損狀態。其研發投入的資金等來源于股東增資等融資。

近年來,亞虹醫藥增資頗為頻繁,也正因為此,近一年來,公司共計新增了28名股東。

讓人意料的是,這些股東入股價格懸殊。2020年8月,員工持股平臺入股時估值為1.7億元,而兩個月后的增資擴股,估值為33億元,相差18倍。

亞虹醫藥有兩大核心產品,正處于臨床階段。但同行中,也有不少同類藥物處于臨床階段,競爭將較為激烈。

值得一提的是,亞虹醫藥核心產品存專利技術授權許可情況,將來,一旦產品上市,勢必會有分成壓力。

員工持股平臺入股估值相差兩倍

成立已經11年,亞虹醫藥依靠融資維持運營。且在未來兩年,仍要靠融資。

亞虹醫藥是一家創新藥公司,專注于泌尿生殖系統腫瘤及其它重大疾病領域,即將進入商業化階段。而在此前,公司無營業收入,日常運營、研發投入等均靠外部融資,主要是增資擴股。

數據顯示,2018年至2020年,公司的營業收入為0元,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分別為-0.60億元、-1.72億元、-2.47億元。其中,2020年,虧損金額明顯增加,主要是攤銷了股權激勵的股份支付費用。截至2020年末,亞虹醫藥的累計未彌補虧損為1.63億元。

亞虹醫藥稱,連年虧損,主要是研發投入及人工成本、日常開支等。

那么,公司的外部融資情況如何呢?近一年,公司新增28名股東,其融資力度之大可見一斑。

招股書顯示,從2018年到2020年,亞虹醫藥共進行外部融資8次,累計融資逾10億元。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近一年,股東入股時,價格懸殊較大。

2020年7月,股東江蘇萬川、德清中鑫分別將66.67萬元出資額、4.2855萬元出資額轉讓給南京瑞可、姚建琴,轉讓單價分別為20.32元/注冊資本、116.67元/注冊資本。本次股權轉讓,均為同一控制下關聯方間股權轉讓,轉讓單價懸殊較大,讓人意外。

當月,亞虹醫藥以增資方式引入新投資方,7名外部股東入股,單價為164.66元/注冊資本,入股前估值為21億元。

當年8月,通過股權轉讓方式引入員工持股平臺,兩個員工持股平臺估值也有明顯差異。泰州東虹入股單價為12.62元/注冊資本,對應的估值為1.7億元。而泰州亞虹入股單價為25.39元/注冊資本,對應估值為3.5億元,為前者的兩倍。

2020年10月,QM139通過受讓股權方式成為亞虹醫藥股東,單價為193.89元/注冊資本,對應公司估值為27億元。與此同時,公司通過參與增資方式入股,單價為236.98元/注冊資本,對應的估值為33億元。

同樣,廈門建發等多名股東通過受讓股權入股,對應估值為27億元,參與增資前的對應估值為33億元。

當月,多名外部股東通過參與增資而成為亞虹醫股東,但公司吸納的多名外部投資者,對應的公司估值為33億元。

股東股權轉讓、外部股東參與增資等,估值相差較大,其中,股東股權轉讓時33億元估值是員工持股平臺受讓股權時估值的18倍多。

值得一提的是,亞虹醫藥還存在監事頻繁變動情形。

2019年7月11日,監事湯井保離任,新增監事付秋實。去年4月29日,新增監事葉爭華、胡衍保。不到半年,監事發生變動。去年10月15日,任職一年零三個月的付秋實離任。新增監事吳宇鋒、李楚衡、劉江華。此時,公司有五名監事。然而,不到兩個月,即去年12月11日,五名監事全部離任,新增監事文兵榮、李顯顯、鐘毅。

監事是股東之下、管理層之上的公司管理者,負責監察公司的財務情況、高級管理人員的職務執行情況,對高管的不當行為提出監督意見等。亞虹醫藥的監事變換如此頻繁,背后是否存在違規行為?亞虹醫藥未做解釋。

超10億購得核心技術存不確定性

聲稱專注創新藥的研發,但亞虹醫藥核心產品部分技術是購買而來,屬于授權使用。這一因素,將使得其核心產品前景并非如市場此前預測的那么好。

在招股書中,亞虹醫藥介紹其競爭優勢時稱,聚焦專注領域,洞察未被滿足的臨床需求,開發填補空白市場的產品。核心在研產品之一APL-1202是全球第一個(First-in-Class)進入抗腫瘤關鍵性/III 期臨床試驗的口服、可逆性II型甲硫氨酰氨肽酶(MetAP2)抑制劑,也是國際上首個進入關鍵性/III期臨床試驗的非肌層浸潤性膀胱癌(NMIBC)口服靶向治療藥物,有望填補該治療領域的市場空白。作為新的抗腫瘤機制的口服用藥,APL-1202不僅可以避免膀胱灌注治療中的尿道損傷和疼痛,還有望降低膀胱腫瘤復發,幫助患者避免或延后膀胱全切的命運。

另一款進入全球III期臨床試驗的產品APL-1702是用于非手術治療宮頸高級別鱗狀上皮內病變(HSIL)的光動力藥械組合產品。迄今為止,在HSIL治療領域,全球尚未批準過非手術治療產品。APL-1702有望給患者提供全新的治療選擇,讓部分患者免除手術治療的痛苦和副作用,特別是消除手術治療對育齡婦女患者生育功能的影響。亞虹醫藥稱,上述兩款核心在研產品在給藥方式、安全性和患者依從性上相對傳統治療手段具有潛在競爭優勢,有望成為相關適應癥治療領域的重磅產品。

不過,這兩款核心產品的部分核心技術并非自主研發積累而得,而是購買而來。

2014年3月,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HU)與亞虹醫藥簽訂了《專利獨占許可協議》,約定APL-1202的專利受讓方亞虹醫藥將向JHU支付許可費1000美元,年使用費 2000-7500美元不等(隨時間遞增),里程碑款項(類似權益分成)合計約393.5萬美元,以授予其在中國內地和香港地區使用、制造和銷售相關產品等權利。

去年7月,JHU又與亞虹醫藥簽訂《專利獨占許可協議》,授予亞虹醫藥在美國及歐洲地區的相關權利。在協議有效期內亞虹醫藥將向JHU支付許可費1萬美元,年使用費1萬-1.5萬美元不等(隨時間遞增),里程碑款項合計約422萬美元。

另一款核心產品獲得許可發生在2019年。當年,挪威公司Photocure與開曼亞虹(亞虹醫藥全資子公司)簽訂《許可協議》,約定APL-1702的專利受讓方將向Photocure 支付首付款500萬美元、研發里程碑款項合計約7025萬美元、銷售里程碑款項合計約1.9億美元。

綜上所述,亞虹醫藥購買上述兩款核心產品部分核心技術耗資將超過10億元。這對尚未有營業收入、持續虧損的亞虹醫藥而言,壓力不小。

問題還不僅在于此。實際上,上述兩款核心產品已有競品,并非獨一無二。

公開消息顯示,截至目前,針對APL-1202治療領域,國內雖然尚無針對非肌層浸潤性膀胱癌(NMIBC)的靶向藥物獲批上市,但已有6款創新藥物處于臨床階段,百時美施貴寶、西安楊森、齊魯制藥、輝瑞公司、中山康方生物、泰州翰中及杭州翰思等,均有布局。其中,齊魯制藥、輝瑞公司處于III期臨床階段,其余的為II期臨床。

針對APL-1702的HSIL治療領域,國內有3個針對HSIL或CIN2/3的治療性藥物進入臨床試驗,包括2個光動力治療藥物和1個治療性疫苗。

不僅如此,上述核心產品能否被市場接受還有較長的一段路要走。

目前,非肌層浸潤性膀胱癌(NMIBC)的經尿道膀胱腫瘤切除術(TURBT)術后藥物治療仍以灌注類藥物為主,宮頸高級別鱗狀上皮內病變(HSIL)的治療仍以手術方式為主。傳統治療方式在價格、市場推廣、醫生用藥習慣等方面更具優勢,亞虹醫藥的兩款核心產品能否達到預期,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