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1p75v"><del id="1p75v"></del></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strike id="1p75v"><progress id="1p75v"></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menuitem>
<var id="1p75v"></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video id="1p75v"><menuitem id="1p75v"></menuitem></video></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長江商報 > 叮當快藥營收增速下滑三年虧近13億 醫療服務延伸欠缺行業份額僅1.2%

叮當快藥營收增速下滑三年虧近13億 醫療服務延伸欠缺行業份額僅1.2%

2021-07-05 07:00:56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張璐

前不久才完成戰略投資的叮當快藥,已經馬不停蹄奔向二級市場。

近日,醫藥新零售平臺“叮當快藥”所屬公司“叮當健康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遞交了上市申請。叮當快藥有望成為繼阿里健康、平安好醫生、京東健康后,又一家在港上市的互聯網醫療健康領域公司。

資料顯示,叮當快藥是一款基于O2O的醫藥健康類互聯網產品,由仁和集團董事長楊文龍于2014年9月創立。成立以來,叮當快藥先后完成7次融資,累計融資金額超33億元。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在高昂的成本下,2018-2020年,叮當快藥虧損快速擴大,累虧12.97億元。今年第一季度虧損同比擴大22.2倍至7.67億元。

前有三大健康互聯網巨頭,后有美團買藥、餓了么送藥兩大潛在競爭對手,叮當快藥的日子似乎并不好過,也許只有盡快完成上市,不斷鞏固自身優勢才有可能站穩腳跟。

對于商業模式、虧損、政策影響等問題,上周,長江商報記者向叮當快藥發送采訪函,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18位股東退出,尚未實現盈利

從公開資料來看,叮當快藥是目前國內最大的數字藥房零售服務提供商,數字醫藥零售收入為其主要收入,此次募資上市或是為了應對日益激烈的行業競爭。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叮當快藥之所以能夠在醫藥配送O2O領域做大,與其創始人本身的醫藥背景分不開。

據了解,叮當快藥是由老牌OTC藥企仁和藥業董事長楊文龍二次創業的互聯網醫藥項目,以O2O送藥業務起家。依托背后仁和集團已經合作的30萬家藥店為資源,消費者網上下單,叮當快藥提供承諾28分鐘上門送藥服務。目前,其業務分為兩大部分,一是O2O送藥上門服務,二是線下的實體藥店叮當智慧藥房。

2018-2020年及2021年第一季度(報告期),叮當快藥的營業收入分別為5.85億元、12.76億元、22.29億元、7.8億元,2019年和2020年的營收增速分別為118.12%、74.69%,2021年第一季度增速進一步下滑至56%。

營收增速下滑下,叮當快藥的凈利潤虧損幅度在擴大。2018-2020年,其分別虧損1.03億元、2.74億元、9.2億元,2021年第一季度的虧損達7.67億元,近乎與當期的營收持平。報告期內,其累計虧損高達20.64億元。

報告期內,叮當快藥毛利率分別為41.1%、36.8%、34.4%、30.4%,4年已跌去超過10個百分點,公司解釋稱是因為一直在擴大智慧藥房網絡和用戶群體等,從而導致成本高增。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6月8日完成新一輪融資前夕,叮當快藥經歷了18名機構股東集體退出的情況。今年5月20日,叮當快藥運營主體發生多項工商變更,泰康人壽等18名機構股東集體退出。

雖然,泰康人壽解釋稱,減資退出是為了讓叮當快藥調整股權架構,以符合上市要求。但有業內人士表示,“由于公司多年來仍未實現盈利,難免令投資人失望,抓緊時間上市融資,成為解決當前困境的必要手段!

醫療服務延伸欠缺,面臨巨頭擠壓

如今醫藥電商市場強敵環伺,無論是作為藥品銷售企業,或是藥品配送企業,叮當快藥的技術壁壘都不算高。

目前,叮當快藥在數字零售藥房市場上所占份額僅為1.2%,屈居第三位,前兩位的市場份額分別為11.4%和7.7%,結合相關資料推測為阿里健康和京東健康。盡管叮當快藥增長表現不俗,但與流量大戶的互聯網巨頭相比遠非同個量級。

在2020年,京東健康僅是活躍用戶數就達到8980萬,依托專用倉庫開展的O2O服務京東藥急送已覆蓋全國超過300個城市。而截至2021年3月31日,叮當快藥自有平臺上的注冊用戶數僅為2800萬,覆蓋范圍只有14個城市。

除了深入布局互聯網醫療的各大巨頭,美團、餓了么等外賣平臺也在搶食叮當快藥的“老本行”——送藥上門服務。叮當快藥的送藥服務以自營藥店為主,美團的方式顯得更靈活,比如藥店加盟并共享外賣騎手,這對于叮當快藥的“快”和下沉市場策略帶來挑戰。

對于叮當快藥的定位,楊文龍此前稱,叮當快藥不只是個大賣場,要打造“醫+藥+檢+險”閉環。為此,叮當快藥新增了在線問診咨詢和慢性病與健康管理等業務,目的就是為了服務藥物銷售。此外,叮當快藥還與泰康保險合作,推出針對家庭日常用藥保險產品“泰康在線小藥箱”,與慕尼黑再保險公司推出“互聯網問診保險”等,打造覆蓋常見多發疾病及對癥藥品的百萬醫藥保險產品。

不過,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雖然業務板塊眾多,但賣藥依然是叮當快藥的主要營收手段,其他業務板塊依然沒有業務可以支撐。報告期,其醫藥服務分別占比96%、98.1%、98.9%和97.6%。

需要注意的是,叮當快藥還身陷可以隨意購買處方藥的負面新聞。有媒體報道稱,消費者在購買處方類藥物時,叮當快藥APP提供的購買流程沒有任何關于藥物的詢問和審核,直接付款下單,配送取藥成功。

因此,業內也有質疑,雖然叮當快藥的醫藥服務在提升,但公司的醫療服務延伸欠缺,還沒有形成完整的可控產業鏈,單純靠即時用藥不足以承擔公司的后續發展,此外,沒有足夠的處方權和醫保納入難將會是叮當快藥的業務天花板。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