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1p75v"><del id="1p75v"></del></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strike id="1p75v"><progress id="1p75v"></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menuitem>
<var id="1p75v"></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video id="1p75v"><menuitem id="1p75v"></menuitem></video></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長江商報 > 中一科技重啟IPO經營現金流連負3年 90后兒子休學成實控人繼承億萬股權

中一科技重啟IPO經營現金流連負3年 90后兒子休學成實控人繼承億萬股權

2021-06-25 07:31:27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張璐

提交創業板IPO申請僅才半年,公司實控人、董事長突然去世,這樣的一幕發生在寧德時代供應商湖北中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一科技”)身上。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中一科技原董事長汪漢平在2021年4月6日去世。公開資料顯示,汪漢平為中一科技的創始人,擁有中一科技56.38%的股份,今年不到55歲,MBA學歷。

于是,該公司采取的緊急應對方法是,讓尚在本科就讀的兒子汪立休學繼承股權,成為實控人,持股比例為56.38%,而在去年11月招股說明書中尚為普通業務員的長姐汪曉霞,被扶持為公司董事長。

財報顯示,中一科技2020年的營業收入為11.69億元,凈利潤為1.23億元。此次IPO擬募集資金7.16億元,其中拿出2億元來補充流動資金。也就是說,本科尚未畢業的汪立繼承了價值億萬的股權。

對于汪漢平的股權繼承事項,包括汪曉霞在內的家人并沒有表達異議。據更新后的上市招股書,中一科技法定代表人為汪曉霞,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均變更為汪立。

不過,有業內人士稱,“家族企業在傳承的時候,很容易在后續出現控制權之爭,可以看到汪曉霞被委以重任,但中一科技控股權卻落在唯一的兒子身上。另外,家族企業的公司在治理環節容易有缺陷,股東易對經營成過度干預!

“掌舵人”離世24歲兒子繼承控制權

資料顯示,中一科技成立于2007年,從事各類單、雙面光高性能電解銅箔系列產品的研發、生產與銷售。該公司曾于2016年12月12日在股轉系統掛牌并公開轉讓,在成功完成一輪1.25億元的融資后,于2017年12月18日起終止掛牌。2020年11月16日,深交所受理了中一科技的創業板IPO申請。

不過,上市途中,公司原實際控制人汪漢平于2021年4月6日去世。據悉,汪漢平共擁有兩女一子,根據遺囑,其1997年出生還在上大學的兒子汪立繼承其全部股權,持股比例為56.38%。根據更新后的上市招股書,中一科技法定代表人為汪曉霞,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均變更為汪立。

財報顯示,中一科技2020年的營業收入為11.69億元,凈利潤為1.23億元。此次IPO擬募集資金7.16億元,其中拿出2億元來補充流動資金。也就是說,本科還沒畢業的汪立繼承了價值億萬的股權。

相比之下,中一科技企業法人、董事長是汪漢平大女兒汪曉霞,也是位90后。從汪曉霞的履歷來看,其于1990年5月出生,非全日制研究生在讀,2013年8月就入職中一科技,從市場部普通崗位干起,2016年7月起擔任中一科技副董事長。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4月19日,汪立與姐姐汪曉霞簽署了相關協議,成為一致行動人。但協議同時明確,如在公司經營、管理、表決權等事項上未能達成一致意見的,以汪立意見為準。這也意味,未來這位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將左右中一科技的前行航道,未來他能否帶領企業成功IPO成為了接下來的關注重點。

對此,有市場人士認為,一直以來,股權集中、“一股獨大”被視為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結構的絆腳石。特別是在民營企業中,如果公司實際控制人為某一自然人或者家族,公司治理結構弱點將更加突出。

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持續為負

從業績來看,2018年-2020年,中一科技營收逐步增長,分別為60245.28萬元、83075.12萬元、116966.77萬元;同期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則分別為6588.48萬元、4074.10萬元、12397.39萬元。

不過,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目前中一科技尚存在經營活動連年虧損、毛利率不穩定等問題。2018年-2020年,中一科技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0333.83萬元、-25766.75萬元、-7159.56萬元,公司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持續為負。

作為同行業可比公司的諾德股份、超華科技、嘉元科技和銅冠銅箔,前三家公司2018年-2020年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均為正,而銅冠銅箔2018年和2019年相關數據為正,2020年為負。

同時,2018年-2020年,中一科技綜合毛利率分別為21.48%、15.51%和20.96%,呈先降后升趨勢,2018年和2019的毛利率低于可比同行均值。

此外,截至2020年末,中一科技的短期借款為1.67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2073.68萬元,資產負債率為40.24%。

也就是說,汪立和汪曉霞在短期內需要償還近2億元的債務,而截至2020年末,中一科技的貨幣資金僅有6976.08萬元。

另一方面,在動力電池領域,寧德時代作為行業頭部企業為人所熟知,而寧德時代及其相關企業正是中一科技2019年和2020年的第一大客戶。不僅如此,中一科技對寧德時代方面的銷售收入占比也從2019年的7.10%提升至2020年35.46%。

嚴重依賴大客戶寧德時代,使得中一科技議價能力變弱。2019年,中一科技銷售給寧德時代及其子公司的雙面光6μm單價為8.57萬元/噸,毛利率為32.30%;2020年的單價則降至8.06萬元/噸,毛利率也下滑至29.73%。

接下來,汪立和汪曉霞需要面對的是中一科技高負債、現金流承壓以及造血能力低的現實,據悉此次募集資金約7.16億元,其中有2.00億元將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公司未來能否順利上市,擺脫困境,有待考驗。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