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1p75v"><del id="1p75v"></del></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strike id="1p75v"><progress id="1p75v"></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menuitem>
<var id="1p75v"></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video id="1p75v"><menuitem id="1p75v"></menuitem></video></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長江商報 > 郎酒汪氏父子及高管年薪6342萬問鼎A股酒企   連續三年負債率超65%擬募10億補流

郎酒汪氏父子及高管年薪6342萬問鼎A股酒企   連續三年負債率超65%擬募10億補流

2021-06-21 07:31:45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曹雪嬌

    持續的醬酒熱下,誰能成為“醬香第二股”?備受資本市場各方關注。

    郎酒股份近日更新招股說明書,擬繼續向深交所主板沖擊“醬香第二股”。這也意味著去年因保薦機構而中止的IPO歷程正式重啟。

    招股書顯示,本次上市募資,將主要用于醬香型白酒、兼香型白酒產能建設。但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郎酒股份旗下兼香型白酒產能遠不到飽和程度。2018年-2020年,郎酒兼香型白酒基酒產能、成品酒產能利用率分別穩定在62%和82%左右。

    與此同時,公司的資產負債率處于同行高位。報告期內,郎酒股份的資產負債率均超過65%,高于多家同行上市公司,反映公司短期償債能力的核心指標速動比率與流動比率也處于同行地位。因此,除產能擴張外,郎酒股份擬上市后使用10億元募集資金補充現金流。

    而在負債高企、需要募資補流的情況下,郎酒股份的高管薪酬卻遠超同行上市企業。據統計,僅郎酒股份實控人汪俊林及其子汪傅煒,兩人去年合計年薪達1354.91萬元,已經超過A股14家白酒企業高管年度薪酬總額。19名董監高2020年合計年薪為6341.98萬元,問鼎A股白酒上市企業。

    十四年三次闖關IPO

    作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郎酒股份此前已兩度謀劃IPO事宜,至今已歷經十余年。

    2007年,白酒行業經過五年的高速發展,進入產銷兩旺時期,郎酒股份趁此發起首次IPO計劃。不過,由于業績與規模上的限制,首次IPO計劃以失敗收尾。之后,2009年,恰逢白酒行業上一輪景氣周期,白酒廠商銷量普遍快速擴大,郎酒股份也被列入四川省金融辦重點上市培育第一批企業名單,公司借機啟動第二次IPO。不過,隨著2013年白酒行業調整期的到來,加上董事長協助調查等事項,公司一度陷入群龍無首的局面。在此背景下,郎酒股份的銷售額顯著下滑,IPO計劃無疾而終。

    2016年以來,白酒行業進入復蘇周期,白酒價格也在部分高端產品的帶領下穩步上漲。期間,郎酒股份也將發展資源向青花郎傾斜,并將其定位為“中國兩大醬香白酒之一”。

    隨著以茅臺為首的醬香酒市場熱度居高不下,郎酒股份的經營業績也逐漸恢復,發起第三次IPO計劃。2020年5月,郎酒股份正式向證監會遞交IPO材料,不過同年7月,又因保薦機構廣發證券違規行為暫時中止。而今年6月初重新遞交招股書后,意味著郎酒股份的上市進程重新啟動。

    以經營業績看,2018年-2020年,郎酒股份的營業收入分別為74.79億元、83.48億元和93.34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在12%左右;同期,公司對應的凈利潤分別為7.26億元、24.43億元和25.21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約為86%,遠超同期營收增速,僅2019年的增速高達236.5%。經營性現金流由7.60億元增長至13.19億元,復合增長率約為32%,也遠不及凈利潤增速。

    為何公司的凈利潤會在2019年出現躍進式增長?增長趨勢是否具有持續性?在招股書中,郎酒股份將凈利潤的快速增長歸因于公司高端白酒的占比提升。

    數據顯示,2018年,郎酒股份高端白酒的收入為19.27億元,在公司總營收中的占比為25.88%。到了2019年,郎酒股份高端白酒的收入達到31.97億元,同比增長65.94%,營收占比提升至38.45%。

    不過,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也是從這一年,郎酒股份以青花郎為主的高端產品開始頻繁提價。截至去年9月17日,郎酒股份官方公告顯示,青花郎建議零售價調整為1499元/瓶,零售價直指貴州茅臺。不過,從市場端看,該零售價似乎并未得到市場認可。據郎酒股份天貓旗艦店顯示,青花郎顯示售價為1599元/瓶,實際促銷價格為1119元/瓶。

    2020年,郎酒股份的高端白酒收入42.26億元,同比增長32.16%,在總營收中占比繼續提升至45.14%。據長江商報記者粗略統計,2018年-2020年,郎酒股份高端白酒的平均售價從119.82元/噸提升到150.11元/噸,三年累計上漲25.28%。

    負債高企下高管仍維持高薪

    據招股書顯示,郎酒股份擬通過上市募資74.54億元。其中,42.74億元募集資金將用于醬香型白酒產能建設項目,20.51億元募集資金將用于濃香型、兼香型白酒產能建設,10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對應項目投產后,公司醬香型基酒產能增加22332噸/年,濃香型、兼香型基酒產能增加33420噸/年。

    但實際上,無論是基酒還是成品酒,郎酒股份旗下的濃香及兼香型白酒的產能都尚未達到滿產的程度。即便剔除2020年受到疫情影響的數據,2018年和2019年,郎酒股份濃香型基酒的產能利用率分別為61.66%和64.17%;同期,濃香及兼香型成品酒的產能利用率分別為83.07%和82.89%。2020年,濃香及兼香型基酒、成品酒的產能利用率分別為62.03%和80.11%。

    與此同時,同行業相比,郎酒股份的資產負債率過高,償債能力較差。2018年-2020年,郎酒股份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69.40%、70.59%和67.07%,與包括貴州茅臺、五糧液、瀘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貢酒在內的五家上市公司相比,郎酒股份是唯一一家資產負債率連續三年超過65%的企業?v觀A股18家白酒上市企業,也只有皇臺酒業2020年的資產負債率高于郎酒股份。

    同時,郎酒股份的速動比率分別為0.32、0.45和0.50,流動比率分別為1.07、1.18和1.28,與上述五家上市企業相比均為同期最低。說明公司變現能力較弱,償債風險較高,公司計劃使用10億元募集資金補流或不難理解。

    但在負債高企、需要募資補流的情況下,郎酒股份的高管薪酬卻遠超同行。2020年,僅實控人汪俊林及其子汪傅煒,年薪分別為655.51萬元和699.40萬元,合計薪酬達1354.91萬元。東方財富統計數據顯示,在A股白酒上市公司中,14家公司高管年度薪酬總額尚不及此金額。經統計,郎酒股份19名董監高2020年合計年薪為6341.98萬元,問鼎A股白酒上市企業。

    不僅如此,對于郎酒股份公司內部,高管薪酬的增長也遠超普通員工。招股書顯示,2018年和2019年郎酒股份關鍵管理人員薪酬同比增幅為262.07%、60.90%,普通銷售人員漲幅分別為26.25%、8.81%。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