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1p75v"><del id="1p75v"></del></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strike id="1p75v"><progress id="1p75v"></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1p75v"></var>
<menuitem id="1p75v"></menuitem>
<var id="1p75v"></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strike></var>
<var id="1p75v"><video id="1p75v"><menuitem id="1p75v"></menuitem></video></var>
<var id="1p75v"><strike id="1p75v"><listing id="1p75v"></listing></strike></var>
長江商報 > 魏建軍造車25年堅守“居安思!钡咨   堅持向外而生兩年建2家海外整車工廠

魏建軍造車25年堅守“居安思!钡咨   堅持向外而生兩年建2家海外整車工廠

2021-06-15 07:27:05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黃聰

一直保持“居安思!闭{性的魏建軍,不僅讓長城汽車“活得”健壯,還讓企業成功出海建廠。

6月9日,長城汽車(601633.SH)泰國羅勇工廠正式投產暨首臺哈弗H6 HEV下線儀式在羅勇工廠舉行。這是2019年6月5日建成投產的俄羅斯圖拉工廠后,長城汽車第二家海外全工藝整車制造廠。

魏建軍“造車”25年以來,一直堅持“向外而生”。早在1997年,長城皮卡揚帆出海,成為首個批量出口海外的皮卡品牌。

魏建軍的志向是:從“走上去”,到“走出去”,把觸手可及的豪華帶給中國人,把中式當代豪華帶到全世界。

“夾縫”中成長

“如果不當董事長,我或許會成為一個專業的技師或者賽車手!鄙鲜兰o八十年代,魏建軍開著一臺蘇聯進口的拉達小轎車,表演漂移是他最喜歡干的事情,這可能為他以后造車種下了一顆種子。

1990年,魏建軍承包了從事汽車改裝業務的長城工業(長城汽車的前身),并順利實現扭虧。他的名字也開始與“長城”的命運鎖在一起。

從1991年到1995年,長城工業一點一點完成資本的積累,但真正讓長城工業在汽車行業站住腳是1995年,當時魏建軍在全方位考察之后,做出了生產皮卡的決定。

魏建軍回憶說:“我在美國、歐洲、東南亞等國家發現皮卡的普及程度非常高,車型也相當時尚大方。我認為它是一個很有潛力的市場!

當時,全國最大的皮卡生產商是田野汽車。而田野就在保定,是家包袱沉重的老國企,機制不靈活不說,產品成本居高不下。和它相比,長城志在必得。

當時還有一家頗具實力的皮卡生產商,就是慶鈴汽車。這是一家合資公司,產品沒有國產化,價位較高。所以長城皮卡決定定價比它低,但明顯高于當時市場上那些低價產品,力求在性價比方面優勢明顯。

魏建軍說道:“當時國內主要汽車制造企業都在生產轎車,而我們不是在轎車序列里,我們的技術、資源都不及競爭對手,制造轎車等于用自己所短比對手所長。而做轎車的大企業還沒功夫顧及這樣的‘邊緣產品’!

長城汽車就是在這樣的“夾縫”中生存發展。1996年3月5日,長城旗下第一輛省油、耐用的皮卡迪爾(Deer)橫空出世,在那個一輛夏利14萬元起的年代,魏建軍一咬牙,把迪爾定在4萬到6萬元。

“長城皮卡一年一大變,3個月一小變,老是保持著新鮮感,使這個車變得時尚、很洋氣!蔽航ㄜ娬J為,一定程度上,長城汽車引導了中國市場對皮卡的需求。

長城汽車“向外而生”也從這個時候開始,至今已有25年。1997年,長城皮卡揚帆出海,成為首個批量出口海外的皮卡品牌。

2020年,長城皮卡總銷量達22.87萬輛,同比增長38.7%,國內市場占有率接近50%。其中,長城皮卡內銷20.99萬輛同比增長42.37%,外銷1.88萬輛,同比增長7.78%,并且連續23年保持國內、出口銷量第一。

2019年6月5日,長城汽車俄羅斯圖拉工廠正式竣工投產。該工廠涵蓋沖壓、焊接、涂裝、總裝四大生產工藝,總投資5億美元,規劃年產能15萬輛。

兩年后,2021年6月9日,長城汽車泰國羅勇工廠正式投產暨首臺哈弗H6 HEV下線儀式在羅勇工廠舉行。作為繼俄羅斯圖拉工廠后長城汽車第二家海外全工藝整車制造廠,羅勇工廠的投產既是長城汽車在東盟市場進入快速發展階段的重要標志,更是長城汽車邁向汽車全球智能制造時代的重要見證。

“如果不顛覆,只有被顛覆”

2001年,長城完成改制,并正式成立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改制之后,作為第一大股東的魏建軍身上的擔子變得更重。皮卡畢竟市場規模有限,想要“活下去”,他需要思考怎樣把長城汽車做得更大。

魏建軍敏銳地捕捉到了10萬元以下SUV的市場空白。得益于在此前10年間積累的經驗和技術,2002年5月,長城推出了經濟型SUV賽弗(Safe),進入當年全國SUV市場前三名,一鳴驚人。

賽弗的成功,讓魏建軍看到了中國SUV市場的巨大潛力。2005年,哈弗應運而生。哈弗締造了中國自主品牌的傳奇,2016年,哈弗H6奪得汽車榜單頭名,這也是SUV車型首次奪得全國汽車銷量榜單總冠軍。到2020年,哈弗品牌全球累計銷量逾650萬輛,連續第11次奪得中國SUV市場年度銷量桂冠。

2021年3月,被稱為“國民神車”的哈弗H6,銷售新車3.49萬輛,環比增長9.9%,同比大漲71.6%,累計94個月保持SUV銷量冠軍。長城汽車業成為中國最大的SUV和皮卡制造企業之一。

早在2016年,長城汽車全年銷量首次突破百萬大關,穩居中國品牌第一陣營。但長城汽車并沒有因此而固步自封,這幾年,長城汽車做出了更多大膽的長遠決策。

2016年,長城汽車以魏建軍的姓氏發布了WEY品牌。魏建軍說:“我希望,WEY是旗桿,更是標桿。WEY的品牌取自我的姓氏,我希望,它是名字,更是‘銘志’。而我的志向就是:從‘走上去’,到‘走出去’,把觸手可及的豪華帶給中國人,把中式當代豪華帶到全世界!

如今,WEY品牌全面煥新,成為首個銷量累計40萬輛的中國豪華SUV品牌。

2018年,長城汽車發布了“專為新能源電動車而生”的歐拉品牌。目前,歐拉品牌穩居新能源行業第一陣營。

長城汽車還在2018年與寶馬簽約成立合資公司,2020年長城寶馬合資項目“光束汽車”正式開工。

成績的面前,“居安思!薄安粩嘧兏铩笔情L城汽車和魏建軍的調性。

2020年7月,長城汽車以特別電影《長城汽車挺得過明年嗎?》與外界分享了造車三十年的反思與情懷,并將用三十年的歷史積淀,去迎接此刻的歷史巨變。此番思辨是長城汽車作為中國汽車領軍企業,對于未來撬動全球產業變革的蓄勢。

同年,7月16日,長城汽車發布魏建軍的內部公開信《長城汽車如何挺過明年》,再度向外界詳細闡述了長城汽車的經營哲思,并明確提出向全球化科技出行公司轉型的目標。

“如果我們認為自己成功了,每一個成功的過去,都可能把未來絆;如果我們還看不到顛覆性的變化,那被顛覆的,一定是我們;如果我們不敢沖破規則,那么規則很快就變成創造的牢籠!蔽航ㄜ娬f。

視覺中國圖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